您的位置:首页 > 基金 >

腾讯披露2021反舞弊情况:辞退近70人,有人将黑手伸向实习生

来源:新浪 2022-01-28 19:42

分享

腾讯披露2021反舞弊情况:辞退近70人,有人将黑手伸向实习生

腾讯披露2021反舞弊情况:辞退近70人,有人将黑手伸向实习生

日前,腾讯集团发布2021年反舞弊通报据披露,2021年全年,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共发现并查处触犯腾讯高压线案件50余起,近70人因触犯腾讯高压线被辞退,10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同时,有13家企业被纳入腾讯永不合作主体清单。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腾讯此次通报的16个典型案件,涉及CSIG,CDG,PCG,WXG,IEG等多个事业群,其中,PCG的数量依然最多。。

在所有披露的案件中,绝大部分涉案腾讯员工都是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或其他外部人员谋取利益,然后从中收取好处费。2018年以来,只有两次货政报告全篇没有出现“货币总闸门”和“不搞大水漫灌”之类的表述,分别是在2020年的一季度和二季度,当时经济正处明显的疫情扰动的时期。

不过,2021年也出现了一种新型案例,这在过往几年的反舞弊通报中没有出现过在披露的案例中,有5例是腾讯员工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然后腾讯员工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并从外部求职中介处分得实习应聘者支付的部分费用

腾讯在反舞弊通报中提出,自2005年腾讯首次提出腾讯高压线起,就明确了零容忍的态度员工行为一旦触犯腾讯高压线,一律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对于涉案的外部公司,也会列入公司黑名单,永不合作

此外,一旦发现涉嫌违法犯罪的,腾讯也必将移送公安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同时也会密切配合警方进行打击,抓捕涉案的外部人员。

以下是腾讯通报的典型案件:

1. 原SNG数字音乐部朱赞利用职务便利,向供应商索要并收取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朱赞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 已离职的CSIG在线教育部尹善远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伙同PCG技术战略中心施俊,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为外部人员实施其他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提供便利,二人的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尹善远和施俊因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3. CDG通讯业务部夏催伍接受已离职的CDG通讯业务部杨莉的请托,通过WXG行业产品运营部朱亚骥,利用职务便利,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为外部人员实施其他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提供便利条件,三人的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夏催伍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杨莉和朱亚骥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4. PCG体育内容部组长朝乐萌利用其实际控制的公司,在该公司与腾讯的相关合作中非法谋取私利,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朝乐萌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5. CSIG云产品一部张祥通过技术手段和提供虚假申诉信息侵占他人产品账号,并进行售卖获利,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张祥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6. CDG行业销售运营三部李增旺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李增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7. PCG影视内容制作部组长张萌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张萌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8. 已离职的PCG影视内容制作部吴蓉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将公司采购用于拍摄的道具和服装据为己有,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吴蓉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9. WXG商户产品部黄思锐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其利用腾讯员工身份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并从外部求职中介处分得实习应聘者支付的部分费用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黄思锐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10. PCG新闻技术平台部胡忠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其利用腾讯员工身份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并从外部求职中介处分得实习应聘者支付的部分费用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胡忠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11. 已离职的IEG STC游戏产品部安培良在职期间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其利用腾讯员工身份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并从外部求职中介处分得实习应聘者支付的部分费用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12. 已离职的CDG行业销售运营二部李思在职期间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其利用腾讯员工身份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并从外部求职中介处分得实习应聘者支付的部分费用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13. CSIG智慧零售战略合作部夏杰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其利用腾讯员工身份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14. IEG X3游戏产品部李智雅使用他人权限进行违规操作,帮助外部人员提供某产品认证服务,并收取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15.IEG互动娱乐服务采购部朱运昊在与供应商的合作项目中收取供应商给予的感谢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除此之外,2018年四季度央行没有在正文中政策展望中提及“货币总闸门”和“不搞大水漫灌”,但是在专栏5《如何理解稳健的货币政策》中提到了“既要防止货币条件过紧引发风险,也要防止大水漫灌加剧扭曲和继续累积风险”。

16. PCG资讯运营部张岩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